小黑

宝钻癌晚期。懒癌晚期。手癌晚期。眼癌晚期。
灵魂画手一只,有时也写点文。
名字是洛小黑。

大魏遇到刀剑乱舞•为什么今天曹审神依旧没有司马宣王

题目纯属胡搞。
如果有ooc的话,欢迎随时提出!
以下正文。

话说今日时之正府给三国时期的审神者开了一次战力扩充计划,简称战扩。为期二十日,正是砥砺刀剑充实国库的大好机会。

曹操今天起的特别早,跟他家近侍殿下荀文若研究了一上午,设计出了一套几乎完美的方案。

当然只是几乎完美。

“按照计划,子桓需要连续参加全部1200战,”荀彧蹙眉道,“此前还从未有过刀剑如此高强度的出阵经历,明公是否再考虑修改一下。”

曹操大手一挥:“文若,你多虑了。这小子在官渡之地捞刀时抢誉厉害着呢。你看。”

荀彧顺着曹操手指的方向一看,曹丕正抱着把刀往审神者房间这边来,身后留下一地落樱,看样子心情很不错。

来了大魏本丸后,子桓这孩子终于不必像过去那时那样屈心抑志了。荀彧微微一笑。现世和平,故友重逢,共同守护上一世那些峥嵘岁月,这大概就是心中所能构想的最美好的生活了。

近侍殿下还在作世家公子状感慨,曹子桓就已经到了廊下。他还如以往,拱手朗声道:“见过父亲大人,令君大人。”

曹操瞥了他一眼:“还樱吹雪呢?回头把地扫了,花瓣飘的到处都是。”

曹丕识相地低下了头:“让父亲您见笑了。儿子此次前来是想请个符纸。”

“符纸都在文若那里。锻冶所又出新刀剑了?”

荀彧从怀里摸出一张附满灵力的白纸小人递给曹丕,曹丕连忙放下手中胁差双手接过,“多谢令君。”

一般锻冶所出新刀,荀彧助他化形后带来见曹操一面就完事了,毕竟生前大家都认识。可是曹操心情好,就多问了一句。

“胁差,不错。是哪把啊?”

“这……”曹丕有点想怂。

“说。”

“司马懿……”

“哦?”曹操脸色立马一沉,“我说过什么?不管是捞刀还是锻刀,出司马懿立即给孤扔进刀解池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曹丕不敢忤逆前父亲现审神者,立刻原路返回。只是背景不再是樱吹雪,而是一片低迷的红色。

曹丕走后,荀彧正色道:“明公过苛了。”

曹操抬眼看他:“文若,我怎么了?我曹家的基业被他蚕食,我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?我只恨当年没杀了他。”

荀彧温言劝导:“此时正是用人之际,尤其是胁差,可谓弥足珍贵,明公当年唯才是举,如今更应海纳百川。”

良久。

曹操闷闷的声音传来:“文若,你让我考虑考虑。考虑一晚。”

荀彧一听,这算是答应了。

“明公尽管考虑,彧陪着。”

“刚才子桓伤心成那样,一会儿你叫冲儿给他带串葡萄过去,还有1200战等着他打呢。哼……不就是个司马懿……子建不也是胁差吗!”

今天的子桓依旧没有司马仲达。

评论(3)

热度(12)